政俐書庫

火熱都市言情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txt-第一四零二章,狠人秦上師看書

Annette Nicholas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30年前,秦昆和冯羌在潘家园去找过古顺子,然后意外晕倒,被一辆拉羊的卡车一路载到杜家寨。
当时有一群羊,此时此刻也有一群羊。
羊在前面走,秦昆跟在后面,回忆起第一次来吕梁杜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40分钟的山路,在山腰时,秦昆看见了熟悉的寨子。
半山腰的石壁,写着硕大的三个字——‘吕梁杜’。
杜家寨,如果刨除时间概念的话,他两天前还和杜清寒、秦小汪在这里野营。寨门、石墙、堡楼林立,已经残破,村寨如小城一般,比两天前更添一抹原始的古韵。
羊赶到了,进了寨门。
秦昆手搭凉棚,眺望石墙,石墙上坐着一位长发女子,风吹过来,长发飘飘,双腿悠哉地摇晃着,她望着远方,望着羊群,望着山下一切能望见的景色,像是一个过客,与这里格格不入,又像是等待归人的姑娘。
寨子的石墙可不是阻隔内外的墙壁,上面是能走马车的,秦昆走上去,双手插着兜,笑盈盈地望着那个长发女子:“好久不见。”
每一句好久不见,都包含着一句说不出口的‘甚是想念’。
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但却是秦昆对30年前的杜清寒说的。
女人转过头,嘴上叼着草枝,有些疑惑:“我认识你吗?”
秦昆坐在她旁边,也从墙头拔了一根草枝叼在嘴上:“认识啊。不过你每进一次墓里,记忆会消除一次。一年前你下墓时,我也跟着去了。”
“是有这么回事。”
女人吐出草枝,从兜里摸出两颗枣:“我大伯说,我叫杜清寒。”
“我叫秦昆。”
哦?
女人歪着头,黑宝石一样的眸子好奇地打量着旁边的男子:“我的名字是你起的?”
秦昆一笑:“我只是转达者,最初是谁起的……无法追溯了。”
“秦昆,你这人说话真奇怪!”
“有吗?”秦昆纳闷。
杜清寒忽然挪着屁股靠了过来,嘴角一笑:“不过你长得挺俊的,婚配了没有?”
秦昆风度有些垮掉。
这次进墓后,杜清寒的性格变得这么好吗?可惜了啊……要是放在30年后是这性格多好。
秦昆屁股也挪了过去,俩人靠在一起:“没有呢。”
“你看我怎么样?”杜清寒拍了拍裤子上的土,起身转了一圈。
臃肿的棉裤,还算利索的袄子,耳朵、鼻尖已经冻红了,但依然掩饰不住美人的气质。
那双大眼睛扑闪,神情真挚,秦昆也来了兴致:“你看上我了?”
“不行啊?”
“行啊!”
杜清寒开心一笑:“那你帮我退婚吧。”
秦昆笑容一僵。
退……退婚?
你还有这么一段狗血的事?
秦昆豁然起身:“哪个不长眼的来求婚的?”
杜清寒摇摇头:“我不清楚,但我大伯说那是什么无妄国不死山来的人。”
秦昆立即拉起杜清寒,朝着寨子里走去。
……
杜家寨,祠堂。
祠堂供奉着许多祖宗牌位,唯一的塑像是一个魁梧汉子。
汉子正襟危坐,旁边放着一个鹤嘴锄。
石像所砌,栩栩如生,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汉子没有眼球,看起来有些阴森。
“杜家主,我家大人带来黄金万两,羊群无数,够有诚意了吧!”
“是啊杜家主,当年杜爷她意外挖出我家大人,本就是一段缘分,现在我家大人已升上智,体为飞僵,也不辱没杜爷身份,况且大人他外表俊朗,可是我不死山独一无二的美男子啊!”
两只僵尸彬彬有礼,望着上座的魁梧汉子。
那魁梧汉子竟与那个石头塑像有七八分相似。
他摸着短髯,爽朗一笑:“‘风伯’田禁的大名,杜某自然是听过的。只是没想到‘风伯’竟然对我家侄女一见倾心,老夫倒是有些意外。但诸位同道大概也知道,我与我那侄女并不是天养尸,所以实力微弱,当年我弟弟秘术有成,将死去的养女炼成截血尸后,还有些弊端……此番美意,我杜家恐怕无福消受,二位大人您看,要不然……”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線上看-第一四零二章,狠人秦上師相伴
话说到这里,其中一位僵尸笑容收起:“杜布雨,你可想好要说什么。杜家寨是想和我不死山掰掰腕子吗?”
魁梧汉子面色不变,手指却不经意地抖了一下。
他故作淡定道:“都是同道中人,何必相互为难?”
另一只僵尸起身走了过去,来到杜布雨后面,他尖利的指甲划在杜布雨脖子上,轻声说道:“杜家主,看在搬山金刚的面子上,我敬你们杜家三分。但你也知道,七百年过去了,搬山金刚杜行云早就罩不住你们杜家了,这杯敬酒,我不死山端给你,你得吃,明白吗?”
那僵尸绕过杜布雨来到身前,拍了拍杜布雨的脸蛋。
杜布雨脸色难看。
一杯酒水被僵尸端起,他捏着杜布雨的脸颊,把酒水灌了进去。
杜布雨任凭摆布,哪怕酒水灌进鼻腔,也没有任何反抗。
“两位大人……”杜布雨擦去嘴上酒渍,淡淡一笑,“我弟弟虽然声威不在,但吕梁杜家出了事,还是有人管的。”
“哈哈哈哈……谁会管?扶余山后生?南宗北派已经决裂,北地只剩左近臣那个小家伙,你想靠他?”
杜布雨道:“自然,左先生就在桑榆城。”
一直坐着不动的僵尸淡漠道:“左近臣这几年一直被葛战追杀,已经出国了。所以我们才来的,你现在明白局势了吗?”
这个消息,不啻于惊雷落下。
杜布雨心中暗道不妙,只能强装镇定道:“即便左先生不在,我们杜家也不是好惹的!”
啪——
那僵尸一耳光抽在杜布雨脸上,杜布雨豁然站起,眼露凶光,那僵尸低吼道:“来出手试试?杀你如杀狗!”
气势上再拉大旗扯虎皮,都比不过实力上的碾压。
那僵尸一巴掌打的心中快慰,传说中的吕梁杜家……也不过如此!
他正欣赏着杜布雨想怒又不敢怒的表情时,忽然间,祠堂外传出一个破空之声。
什么东西?
那僵尸疑惑转头,忽然看见一个石碾子砸破木门,奔脸而来!
“不好!刘卞,快躲开!”另一只僵尸大叫提醒。
快!太快了!
另一个僵尸也想躲,但哪来得及反应!
这石碾子将近300斤,身上起码有3000斤才能舞动,要把这玩意像炮弹一样抛出,浑身力气起码在4000斤以上啊!
那个叫刘卞的僵尸,先前还对杜布雨耀武扬威,下一刻被石碾子带着砸进石像里!
杜行云的石像寸寸碎裂,刘卞浑身的骨头也寸寸碎裂,整个人肉饼一样被夹在中间,只剩下哀嚎。
门口,一个面色不善的青年径直走了进来,一路来到石像下,看着被砸成馅饼一样的刘卞,嘲讽道:“你也配杀狗?”
门口那只僵尸豁然起身。
“小子!你是什么人?!”
石像台座上,杜行云的雕像垮塌,秦昆踩着刘卞的脸走了上去,一屁股坐在废墟上。
“独守扶余镇八荒,昆仑地师坐明堂,四象乃我手中阵,百鬼尽化地上霜。扶余山,秦昆!”
杜布雨一惊。
刘卞一惊。
那个问话的僵尸更是惊的不知怎么是好。
这切口很熟,太熟不过了!
只有扶余山的当家黑狗,才有资格报这个切口。
“不……不可能,杨慎刚死,扶余山怎么还有陪天狗在世?”
秦昆一只脚踩着刘卞的脸,一只手朝着另一个僵尸勾了勾:“过来,报名号,姓秦的不杀无名之辈。”
“杀?哈哈哈哈……某乃不死山飞僵孙桐是也,凭你也能……”
话没说完,杜行云石雕的脑袋被砸了过去。
孙铜眼睛瞪圆,这石头是豆腐做的吗?对方甩来的姿势那么轻巧?
下一刻,孙桐证明了自己的猜想是错的,这玩意和石砲一样,他抬手准备抵挡,可是一股巨力砸在双臂上,双臂骨折,整个身子被砸出祠堂外。
孙桐龇牙咧嘴躺在地上,我艹,这厮谁啊……这一手别说自己了,就算城墙也得开个口,扶余山陪天狗哪来这么大的力道?!
僵尸都是铜皮铁骨,孙桐虽然重伤,但还不算彻底残废,他推开石头想起身,秦昆走过来,一脚把他踩到地上。
“田禁那小崽子贼心不死啊?原来这时候就打我媳妇主意了……”
孙桐怒视秦昆:“你敢诽谤我家大人?就不怕扶余山血流成河吗?!”
一脚将孙桐面门踩住,秦昆猛然用力,孙桐发出杀猪般的哀嚎,满口牙齿尽碎,然后被脚掌一捻,整个下颌也脱臼了。
秦昆拎起孙桐衣领,凶光毕露:“你让万海童、白闯、魏天良、田禁一起来跟我说这句话,看他们谁敢!”
龙吟虎啸,震耳欲聋!
孙桐浑身颤抖,已经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了,他看向这尊凶神恶煞,已经理解不了对方到底凶到了什么程度。
万海童,不死山首领!被杨慎击败后,拘禁于桑榆城白龙寺,降级变成截血尸,法号不戒和尚,但之前在无妄国,谁不知道万海童的赫赫凶名?楼兰、火州冥城、天山雪寨加起来,敢惹万海童的也不过三人。
‘焦公’白闯,一手离火筋登峰造极,不死山目前最强的僵尸,虽无大权在手,但实力方面坐稳头把交椅,据说几乎要晋级为不化骨了。若不是常年云游在外,按照白闯的威望,不死山哪怕失去万海童后,也绝对不会有半点衰弱迹象。
‘提偶天公’魏天良,被天师哈里西提镇压在喀纳斯湖底,僵尸术法最精通之人,造诣能和万海童媲美,原本是不死山的二号人物,在万海童被拘禁后,也被镇压,孙女魏小草乃他用尸筋所炼,假以时日,魏天良此术如果大成,必然可以一统无妄国。
‘风伯’田禁,目前不死山的实权派首脑。以上几个僵尸要么被拘禁镇压,要么云游他乡,只有田禁维系着不死山的稳定,论实力、论头脑,他都不算一等一的,但田禁目前的威望空前绝后,而且综合实力最强!只要他一句话,不死山无数僵尸都会随令而动,这就是搅动风云的人物。
孙桐恍惚中回过神来,这四个大人物每一个放出来,他都得下跪请安,但面前这位青年竟然说他们连放狠话的资格都没有?
“你……到底是谁……”
孙桐掰回下巴,说话漏风,但神情已经变了。
“你一个小人物,就不用知道了。”
秦昆冷笑一声,忽然抬脚踢断了孙桐的脖子,对杜布雨道:“烧了。”
祠堂里,杜布雨浑身发抖。
这青年何方神圣?!
两只对他而言强悍无比的飞僵,就这么……解决了?
僵的痛楚只有十分之一,而且铜皮铁骨,被折磨成什么样子才能发出刚刚的惨叫啊……
杜布雨恭敬走出:“少侠,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秦昆算了算时间:“去年,我陪着杜清寒踏灵关下墓的。”
杜行云想起来了,去年是有这么一号人!
只是现在头发扎起来了,一时半会才没认出。
“秦……少侠是吧?去年在寨子里,您和左先生似乎还有些不愉快……”
“嗯。”
秦昆言简意赅,指了指身后的杜清寒:“她,我的人。以后谁再来提亲,赶出去。”
“明白!”杜布雨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僵,闻言眼中厉色一闪,“我这就准备工具,把这两只僵尸烧了,聘礼和羊退回去!”
秦昆点点头:“不死山的聘礼都是假的,退不退无所谓,羊倒是可以留下。”
啊?
杜布雨苦笑:“收了羊,下聘的人还烧了,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田禁敢出来闹事,就报葛战的名字,告诉他葛战说了,不死山敢闹一次,卸万海童一条胳膊。无妄国其他老僵敢出来闹一次,也卸万海童一条胳膊!”
杜布雨这才发现青年是有勇有谋的狠辣啊……
您这一招斗转星移玩的着实漂亮!
“但……万海童就两条胳膊……”
“不是还有三条腿嘛……”
杜布雨数了数:“加起来就五条……”
“卸完卸魏天良的,不是在喀纳斯湖底镇压着么,也跟着卸了,从元朝活到现在了,吹牛逼唬人还得我教你?”
杜布雨挠了挠头,自己确实不擅长威胁那些比自己实力强的狠人。
“受教了。”
祠堂里,奄奄一息的僵尸刘卞被拎了出来,杜布雨顺手拖上已经残废的僵尸孙桐。
经过杜清寒身边时,杜布雨低声道:“秦公子看上你了,是你的福气。”
杜清寒甜甜一笑:“我也觉得。我要转运咯!”
杜布雨看向雀跃的侄女,笑着摇摇头。
门口,一个鼻青脸肿的油头小胡子,和一个伤势不多的蒙古汉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圆脑袋。
蒙古汉子嘴角眼角有淤青,但伤势不重,他见到杜布雨后道:“杜家主,干嘛去?”
“哦,阿古拉啊,我去把这两个脏东西烧了去……”
阿古拉定睛一看,心中一凛,这不是随自己而来的两只飞僵吗?
刘卞和孙桐,据说是无妄国来的,爷爷说那里是禁地,平素只有关东第马喜欢拿这里当历练的场所,等闲捉鬼师连去都不敢去。
除了关东第马外,也只有哈里西提、平措赞普、他爷爷毕勒贡的门徒会去这里试试身手了。
来的时候他们借道草原,还是阿古拉开的车,路途中也和两位飞僵比划过,全力施展的话勉强是平手,可能还有部分原因是他们看自己爷爷是毕勒贡的份上让他。
这两个狠人,居然全被打残了,甚至要烧掉……
阿古拉打了个哆嗦,吕梁杜家果然深不可测。
见到阿古拉不说话,杜布雨问道:“你干什么去?”
阿古拉回过神来:“哦,我找秦昆比划比划。”
说到这里,阿古拉多了几分自信:“刚刚和他朋友过了两招,完胜!”
阿古拉身后,李崇耷拉个脑袋,都是一流捉鬼师,他确实败了,可能也是因为结婚的原因,再也不是那个一往无前的黑山王了。
李崇唏嘘,自己的热血时代终究该落下帷幕了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要和秦昆过招?”
杜布雨像是看一个神经病一样看着阿古拉,他拎起两个僵尸道:“这两个,秦昆放倒的,一回合。阿古拉……草原还是很美的,你得保重身体,多回去看看啊。”
阿古拉打了个哆嗦。
一……
回合?
他看着祠堂里被砸的支离破碎,搬山金刚的塑像都被砸没了,此刻秦昆正在一筹莫展地拼石头呢。
这家伙……
有这么恐怖吗?
阿古拉讪笑:“杜家主,你先去忙,我先进去看看……”
祠堂里,秦昆惆怅地揉着太阳穴。
大意了!
刚刚一时激动,把杜行云的石像给毁了……现在石块散乱的,根本就拼不好嘛……
转头,看见李崇他们来了,秦昆招呼道:“打完了?”
“完了……”
“几回合输的?”
“35回合。”
“腰被抱了吧。”
李崇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魁虎道术嘛,铜头铁尾豆腐腰,你实力还凑合,弱点也就那一块了。别扯这些,帮我把这石碾子抱出去,我找找石头……”
一个石碾子被抛来,李崇运足力气,接住后腰快闪断了,幸好阿古拉帮了一手。
但是二人还是吃不住力气,石碾子落在地上。
“哦,忘了,你俩刚打完,力气可能不足。”秦昆走过去用臂弯夹起石碾子,另一只手又在院子里捡起杜行云的石像脑袋。
“对了,阿古拉,你来这有事吗?”
阿古拉瞪大眼睛,一行鼻涕流下,看着秦昆举重若轻的样子,立即道:“秦……哥,我来帮你修缮石像!”
秦昆客气一笑:“那麻烦你了。”


Copyright © 2021 政俐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