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俐書庫

oy6fi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你不知道?讀書-ixxrw

Annette Nicholas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站立在旁的陈远。
听闻到朱厚照的召唤之后。
神情在稍稍一愣之下,赶紧快步朝前一步。
美艷媽咪:總裁上司妳out了
站立在朱厚照面前的他,躬身拱手行礼的同时,快速答道:
“启禀殿下,微臣在!”
朱厚照微微挑了挑眉毛,看着面前的陈远,开口吩咐道:
“待会你差人去趟大棚园区,寻到兵仗局之后,让他们给你几支训练用的木枪。
届时你拿着这些木枪,召集木匠仿制就是,数量就按着五万多支准备就是,记住,不用太过精细,毕竟只是训练用的东西,有那个燧发枪的型,枪托之上别有太多的木刺就可以!”
陈远听闻到朱厚照的旨意,赶紧躬身应是,原本以为圣心已去的他,心中又开始燃气了熊熊斗志。
朱厚照见到陈远接旨,稍稍沉吟了片刻,见到再无其他事情需要吩咐之后,朱厚照直接对着二人说道:
“好了,事情就这么多,你们二人赶紧去安置那些兵丁吧,趁着天色还未黑,早早将一切落实就是。”
朱厚照说完这句话语,目光转向一旁的徐宁,继续叮嘱道:
“徐宁,切莫忘记本宫方才跟你说的那些,房舍一事,那可不是小事,若是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
徐宁躬身接旨,听闻到朱厚照这般一说的他,其实心中已经断了前去查探的念头,只不过此刻毫无凭据之下,自己不好胡言乱语罢了。
所以徐宁和陈远两人躬身接旨之后,就先后退出了厅堂,一前一后朝着外面走去。
先行一步的徐宁,待他走到院落门口之后,方才停了下来,待到陈远跟上来后,方才拱手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相妖 析寒
“徐宁,见过大人!”
陈远见到徐宁的举动,纵使心事重重,但还是施以还礼的同时,也开口互通着姓名。
“天津卫兵备副使,陈远!”
徐宁见到陈远这般不冷不热的举动,眉毛一挑的同时,伸手示意其同行。
陈远见状,身为地主的他,自是不用过多客气,在旁边主动开始引起路来。
而这边的徐宁,一边向前走一边观察着陈远的神情变化,当两人走出府门翻身上马,就欲朝着南门的方向奔驰过去的时候。
徐宁终于按捺不住,坐在马鞍上的他,直接对着一旁的陈远开口说道:
“陈大人,此处也没有外人,您能不能跟兄弟说句实话,方才殿下所言的那两处营地,到底能不能住人?
若是不能的话,那我们俩也就不用白跑这一趟了,出去待上一会之后,吾等再返回到这里就是。”
徐宁说完这句,看着对面陈远那已经开始变色的神情,怕造成误会的他,赶紧继续解释道:
“陈大人,您自请放心,届时本官到了殿下跟前后,此事自是由本官前去开口,绝对不会将陈大人您牵连其中的!”
八卦神侯 酒曲星君
徐宁一副生怕陈远动怒的模样,大包大揽的直接将整件事情全部揽在了身上。
徐宁之所以做出这般举动,除了对陈远所言的营地没有太大的信心外,更为主要的是,现在已经临近中午,再加上冬天天短的缘故,半天的时间很快就将过去。
若是他不能早早将这些兵丁落脚之地安排妥当的话,那一旦等到太阳落山,届时受苦受难的,还是自己和自己手下这帮兵丁,也正是因为如此。
怪談專賣店
所以方才让徐宁不顾其他,在刚刚走出太子殿下所在的府邸之后,就说出这般生硬的言辞。
此刻的他,言辞恳切,尽量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和善一些,没有恶意一些。
不过即便如此,对面的陈远,在听闻到徐宁的话语之后,眉宇之间还是呈现出了恼怒的神色。
本来因为失了圣心,心中就感觉颇不如意的陈远,没想到方才走出太子殿下的府邸,这新来的总兵大人,就又给自己来上这么一出。
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昏庸奸佞之辈不成。
想到这里的陈远,神情开始变得冷峻不说,对于方才说出这般言辞的徐宁,更是没有还以好颜色,直接冷声说道:
“本官不怕牵连其中,徐总兵还是去看上一眼为妙,省的届时太子殿下问询你那营地是何般情况,徐宗兵来个一问三不知还好,怕就怕到了那个时候,徐总兵在胡扯一通,到最后将本官牵扯其中,就有些不妙了。”
徐宁听闻到陈远的话语,听出他是因为自己方才所言有些动怒,站于旁边的他,对于陈远这般话语倒是也未动怒,讪笑了两声之后,感觉陈远所言,也有几分道理的他。
干脆也没再继续拖延下去,神情变得严肃之余,抱拳对着陈远行了一礼,接着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陈大人前方带路,吾等前去看上一看就是!”
陈远听闻此言,见到徐宁这般神情举动,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悦,但是因为此事是太子殿下交代的缘故,所以陈远只是冷目朝着徐宁望了一眼之后,就未再言其他。
甚至连还礼的动作都没有,直接一挥马鞭,就快速朝着天津卫城南门的方向奔去。
天津卫城的街巷之中。
因为戒严的缘故,只有一些巡查的兵马,慢慢穿行在街头巷尾。
所以此刻的陈远,在天津卫城之中,可以肆意的纵马奔驰,而在这前往南门的过程中,陈远趁着拐弯的功夫,朝着身后偷瞄了一眼的他,心中也起了考校的心思。
策马奔驰的速度开始变得越来越快了不说,而且这一回的陈远,更是专门挑选那些窄小的小巷奔驰,可是纵使这般,在其身后的徐宁,依旧是紧紧跟随。
两人就这般一前一后,一直跑到了南面城门后,陈远勒停坐下骏马的同时,看到身旁徐宁那仿若同步一般的动作,原本冷峻的神色,也终于开始变得缓和起来。
徐宁将坐下骏马稳住之后,也注意到了陈远看过来的眼神。
见微知著,仅此一事,徐宁对陈远的性格就有了些许了解,心中对于那未曾前去的营地,也不像之前那般不以为意,甚至此刻在他的心中,隐隐还有一些期待。
要知道纵使太子殿下还留有后招,说可以在园区的大棚之中,给他们找寻落脚之地。
但是军伍之人,本就以营地为家,旁处纵使再好,可又哪有营房来的自在!
所以此刻当他看到陈远朝他看过来的时候,抛却之前的偏见,轻轻的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而骑行于对面的陈远,见到骑术如此精湛的徐宁,心中也是颇感投缘,对于徐宁之前的恼怒之心,则是开始变得越发淡薄起来。
天津卫南面城门。
旁人想要出城绝无可能。
但是陈远亲至,自是没有丝毫问题。
到了城门近前的他,说明来意之后,一众城门守卫就慌不迭的打开城门,放任陈远和徐宁两人离去。
此次奔驰的速度,倒是明显比在天津卫城之中慢上了许多,原本跟在后面的徐宁,慢慢追上了前面的陈远,和他并驾齐驱的同时,开口对着陈远说道:
“陈大人,经由方才的南门,还有之前本官所进来的北门,从您手底下的这些兵丁来看,您在这治军方面,倒是也颇有建树啊!”
陈远听闻到徐经的褒奖,心中欣喜异常的同时,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装作一脸淡定的他,开口冲着旁边的徐宁说道:
“本官蒙受皇恩,怎可心生懈怠,再加上太子殿下身居此处的缘故,本官更是谨小慎微,可是谁曾想到,就是这般,还……”
陈远说到这里,又想起那些可恶贼人的他,神情明显变得低落之余,后续的话语,更是再也说不出口,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之后,仅仅只是剩下一句叹息。
“唉!”
同行的徐宁,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调动的他,根本就不知晓他们来到这天津卫城的真正缘由。
所以此刻的徐宁,见到陈远这般模样,顿时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神情,稍稍沉吟了几息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询道:
“敢问陈大人,究竟是何般事情,竟然让您这般神情,若是兄弟能帮得上忙的话,您不妨说出来,让兄弟帮你分忧!”
骑马奔驰在旁的陈远,听闻到徐宁的这般话语之后,顿时露出了一个万分不解的神情。
此刻他看向徐宁的神情,甚至比徐宁看向他的,还要疑惑和不解。
面面相觑的两人,都注意到了对方脸庞上的异样神情,心中越发不解之余,还是陈远率先打破了宁静,主动开口问询道:
“徐兄弟,你们来到天津卫,难道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徐宁听闻到陈远这般问询,眉头稍皱的他,很快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大白天的,城门外面还有百姓在那里席地而坐,可是天津卫的诸处城门,却是大门紧闭,一副不让进出的模样,而且在城中的街道之上,更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影。
除了在他进入天津卫城的时候,曾看到过一些巡逻的兵丁之外,就根本未曾看到过一个百姓的身影。
回想起这些的徐宁,也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起来,神情开始变得严峻的他,更是对着面前的陈远出声问询道:
“陈大人,难不成在这天津卫城之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方才造成眼下这般局面?”
陈远听闻到徐宁这般话语,神情变得越发诧异之余,更是脱口而出道:
“徐大人,您是真的不知道天津卫城发生了什么?那你们来天津卫城干什么啊!”
徐宁一脸愕然,搞不清楚陈远话语之中逻辑的他,脑海之中更是在快速思索,这二者之间的内在联系。
忽然,陈远瞪大了眼睛,想到某种可能的他,神情变得凝重之余,心中也隐隐有了猜想,冲着对面的陈远惊呼道:
“陈大人,难不成是天津卫城之中混进了贼子奸人,想要对太子殿下意图不轨?”
徐宁满面惊诧,一脸的不可置信,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陈远,等待着他的回答。
三分钟英雄 十格
刚刚徐宁虽然仅仅只是思虑了几息的时间,但是即能让天津卫城戒严,又需要从京师之中调兵前来,貌似也就只有事关太子殿下,才会这般兴师动众了。
骑行于旁边的陈远,在看到徐宁这般神情之后,心中也已明了,这徐宁在从京师过来之前,根本就不知晓天津卫城之中所发生的一切。
而与此同时,一直压在陈远心头的那块巨石,也微微松了几分,按着他之前的所思所想,太子殿下和皇上正是因为对他不满,所以方才会将这徐宁调来。
可是眼下连徐宁都不知晓在天津卫城之中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代表事情并非是自己之前所想的那般情形呢。
若是那般的话,是不是代表自己并没有失去圣心,之前的种种猜测,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呢?
想到这里的陈远,原本遍布心中的惶恐和不安,终于稍稍化解了许多。
就在陈远坐于马上,整个人陷入到了沉思当中的时候,徐宁的问询声,又开始在其耳边响彻起来。
“陈大人!陈大人!”
陈远听闻跟到徐宁的召唤,思绪渐渐收回的同时,转头看向一旁的徐宁,纠结了几息之后,心道这也不是什么能隐藏住的秘密,干脆直接说道:
“天津卫城之中,混进了女真余孽,而且还有一伙贼人,也要对太子殿下意图不轨!”
“什么!”
徐宁听闻陈远的话语之后,顿时惊呼出声,眉宇之间更是遍布不可置信。
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在这天下歌舞升平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想要对太子殿下意图不轨。
亿万光年
还有那女真余孽,他们不都是在成化年间就快被绞杀至灭族了吗?怎么这般不长记性,方才过去了二十余年,难道就忘了当年的痛楚了吗?
徐宁满面震惊,心中惊骇万分之余,一时之间更是接受不了陈远方才的所言所语。
而这边的陈远,在看到徐宁的这般神情之后,更是一脸苦笑。


Copyright © 2021 政俐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