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俐書庫

v6wrj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ptt-第三十六章 德雲觀的傳統藝能相伴-c8ghk

Annette Nicholas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幽兰轩……”李楚闻言道:“我去过。”
叶冷儿眨了眨眼,眼神中流出些许诧异,“你还需要去那种地方……”
“咳。”李楚道:“我的意思是,上次为了调查阴氏后人的事情就已经去过,可惜并没有找到他们踪迹。”
“阴氏一族那群人就是地沟里出生的,你要去找他们自然千难万难,除非能让他们来找你……”叶冷儿狡黠一笑:“我听说,最近朝天阙对他们的打压很厉害,而幽兰轩对阴氏来说应该算是极为重要的产业……”
李楚瞬间了然,颔首道:“多谢。”
“没什么。”叶冷儿道:“你帮我、我帮你嘛。”
正说着,杜兰客又上殿前告知,“师傅,有一位不老城二王子前来拜见。”
“我二哥?”
叶冷儿狐疑了一下,看向李楚。
李楚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叶冷儿道:“小心点,我这个二哥为人极为骄傲,又最是小肚鸡肠,这次失去了佛缘会头名,说不定会记恨于你。”
她对于佛缘会中的具体情形并不知晓,还以为李楚只是简单地影响了叶烁的名次。
李楚也谨慎地点点头。
叶冷儿左右看看,起身躲到后院门侧,“我且在这看看,若是他对你不利,我也好帮手。”
“好。”李楚再度点头。
他也知道叶冷儿的心思可能没这么简单,比起怕打起来,她可能更怕自己反过来再与叶烁为伍。不过他坦坦荡荡,也就无所谓提防。
对于叶烁为什么找上门来,他也有些好奇。
很快,叶烁就走了进来。
一身中原贵公子式的流金长衫,风度翩翩。而且他孤身一人前来,也没有上门寻衅的样子。
李楚微微放心,正要起身相迎,就听叶烁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佛子,请收我为徒!”
嗯?
病公子的小農妻
殿前的李楚与殿后偷窥的叶冷儿,同时露出了一个满脸问号的表情。
李楚心说一声这人莫不是走错片场了。
而后将叶烁扶起,道:“二王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这里是道观,我的本职也是道士……参加佛缘会,也是我一时之举,并不代表我是佛门中人。”
叶烁抬头看着李楚,笃定道:“我在天国图景中见过您的样子,又在心魔林中见过你随意引动法钟,若非是转世佛子,岂会有如此权能?佛子您跑来做道士,莫不是……”
说到这,他左右看了看,凑近李楚,小心压低声音道:“卧底?”
好一个卧底。
李楚以手掩面。
这帮佛门的人怎么满脑子都是无间道?
他只好尽量解释道:“这些事中间或许有些巧合,有些因果我也在探究,不过有件事可以确定,我绝不是什么佛子转世。你若是想修持佛法,是真的找错人了。”
“嗯……”
不老城二王子的面上出现了一些纠结,但很快他便咬牙道:“只要您肯收我为徒,即使改行修道,我也可以接受。”
最牛皇帝系統 青菜扮豆腐
叶烁此行前来是下了决心的。
在拜师这方面,他有着与生俱来的眼光与天赋。
极光菩萨在西域地位无比尊崇,座下弟子一向不多,往往必须仙体起步,出师者向来不乏大能。
而叶烁虽然小有一个贵族身份,倒还不至于凭这个被极光菩萨看重。
之所以能够拜入门下,靠的就是他自十一岁起,连续三年,日日去极光行宫之前洒扫侍奉。从起初的不得入门,到极光菩萨接见,最终列入门墙。
他总结出的拜师诀窍只有三个。
宅男密笈 草半水皮
胆大、心细、脸皮厚。
有一个法力高强的师傅,其中裨益不胜枚举,相比起来,前期的一些付出完全不算什么。
萌寵冤家:狐王大人求放過 玄二
李楚留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二王子,此事不必再提。”但是李楚拒绝得依然很果断。
“我会让您看到我拜师的诚心的。”
叶烁充满自信的留下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所谓烈师怕缠郎,但也不能一味胡搅蛮缠,当进则进,当退则退,才能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杜兰客又送他离开。
站在德云分观的大门前,杜道长十分贴心地劝慰道:
“拜师失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不是你不够优秀,实在是我们德云观收徒的门槛的太高。”
方才面对李楚都百般自信的不老城二王子,听了杜兰客这一句话,眼神突然动摇了。
他凝望着杜兰客回转的背影,上下打量,半天也没看出这个门槛在哪里……
难道。
是我不够老吗?
……
二王子走后,叶冷儿也带着惊疑的目光走了出来。
“我只是叫你阻碍一下我二哥,你居然直接把他征服了。”她惊叹道。
这个结果属实出乎她的意料。
“你的用词听起来怪怪的。”李楚提醒道。
说实话,叶烁的要求也很超乎李楚的预料,好像最近遇到的人都很爱拜师似的。
“其实你收了他也挺好,这样我再想让他别跟我作对,就直接来找你就好了。”叶冷儿笑了笑,又摇头道:“我是真的没想到,我一向骄傲的二哥,居然也会做‘打不过就加入’这种放弃尊严的事情。”
“咳咳!”
刚刚走到门口的杜兰客听到她的话,老脸一红,连忙咳嗽了几声。
有心解释两句,这可是最艰难的路!
又怕小姑娘直接嘲笑他对号入座。
唉。
唯有一声长叹。
……
叶冷儿走后,李楚本来想直接奔幽兰轩,可是杜兰客提起了另一件事。
刘掌柜家的孩子,又出新剧情了。
李楚听完,当即没有耽搁,直接跟他穿街过巷,奔刘宅去了。
相比于刘掌柜的万贯家财,他家的宅子倒不算太豪华,前后两进的院子,五六个家仆,只能算是干净整洁。
据杜道长说,刘掌柜是极不忘本的人。
他在城南发迹,便也一直住在了城南,生活丝毫没有由俭入奢。
刘掌柜的妻子,算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在他尚且一文不名时嫁给了他,还带了一笔丰厚的嫁妆,这也是后来刘掌柜发家的本钱。是以这么多年过去,无论刘掌柜的身家翻了多少倍,也没再找过第二个女人。而且每晚准时回家,寻常宴请也从不涉足烟花之地,让妻子无比放心。
身在神洛城,男人如果有钱,想要找漂亮女人再容易不过。像刘掌柜这样的为人,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刘宅的正堂,一脸沧桑的刘掌柜陪在大着肚子的妻子身边,忧心忡忡。
刘掌柜面庞刚毅,一看就是为人方正的长相。刘家夫人则是淡眉细眼,模样十分憔悴。她本就是高龄怀孕,加上进来的精神折磨,整个人是肉眼可见的疲惫。
废柴要逆天:魔帝狂妃
李楚一走进来,刘掌柜立刻起身相迎,略微错愕了一下,才拱手道:“劳烦小李道长了。”
虽然杜兰客早先就提过他新近拜了一位师傅,十分年轻,但是看到了李楚的样子,刘掌柜还是十分惊讶。
李楚简单回礼,没有多客套,而是关切地问道:“夫人的状况可还好吗?”
“还好……只是……”刘掌柜回头看向夫人,叹气道:“只是不敢入睡。”
原来。
打从昨晚起,刘夫人就开始做一个怪梦。
有个红光罩体的胖娃娃,存在于梦境的中央。还另有一群狰狞可怖的大虫子,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想要咬那个胖娃娃,
娃娃开始哭喊,挥手打那些虫子,但是有些会被打死,有些还是会靠近孩子身体。
刘夫人就由此惊醒。
不知这场梦是由她日夜思虑而起,还是说真的有什么预兆或神异,所以始终不敢再入眠,一直挨到现在。
冷漠天才火爆女 弓弦筱
而且,与寻常梦境不同的是,这场梦即使在她醒来之后,依然久久的萦绕在心头,无比清晰,丝毫没有淡去。
这很反常。
刘掌柜尽管听了几遍,但看得出他深爱妻子也担忧孩子,一直握着妻子的手眉头紧锁,唉声叹气道:
“都是我当年种下的祸根,先前还担心说……若是我这些年的运道果真是邪法转来的,那去上报朝天阙,会不会有什么额外的麻烦。但时至今日……还请小李道长如实告知,如果此事你解决不了,我说什么也要去求朝天阙来保护我家夫人。纵使舍了全部这些家财,也不能让我妻儿受苦。”
“放心吧,老刘。”杜兰客十分镇定地劝慰道:“我是不说了嘛!只要找来了我师傅,绝对没有对付不了的坏人,没有驱除不了的邪祟。”
李楚摇头道:“此事我确实不知该如何处理。”
若是简单驱邪,那倒好办。
可是刘夫人遭遇的这般不知是梦境、幻境亦或是其他,一旦进入不知有何风险,李楚也不敢让她试一次。
对现在的李楚来说,只要是能用剑斩一下的事情,都不算是难事。
可换句话说。
如果不知道该斩谁,那就难了。
“啊?”
杜兰客一怔,没想到吹李楚还会被打脸。
随即就听李楚又十分镇定地道:“放心吧,老杜。刘掌柜,烦请准备一间静室,三根长香。我去找我师傅问一下,我师傅的修为通天彻地、且见识广博,应该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刘掌柜看了看面前两个德云观来的道士,暗道一声好家伙。
祖传找师傅?
—————
要是小李道长的师傅再没有办法,是不是还要往上通灵啊?
吐槽归吐槽,刘宅的下人还是十分麻利地给李楚收拾出一间静室,摆好香案。李楚取出随身携带着的玉炉,插上三根长香。
片刻之后,余七安那仙风道骨的身影带着万年不变的背景老槐树出现,满满的高人风范,几乎要从烟雾中溢出来。
“徒儿,怎么了?不是说最近风声紧,没事少联系为师吗?”老道士贼兮兮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一件事比较迫切,所以弟子才不得已点燃香炉。”李楚道。
上次通过师傅找到了鸿门大姐大,虽然一时解决了问题,但也不是全无代价。
听说谢金花已经带着几百号兄弟南下了。
如果是要追寻旧爱,那她带那么多人干嘛?
这件事令老道士陷入了深深的恐慌。
现在他睡觉时都在旁边放着一个小包袱,随时准备跑路。
“好,那你就长话短说。”余七安压着嗓子说了声,又赶紧抬头看看四周。
神奇寶貝之精靈掌控者 灝月星宇
步步天机 青城
接着李楚便将刘掌柜的遭遇简单说了下。
“如今他的第二个孩子出世在即,虽然那蛊师一直没有现身,但刘夫人做的这个怪梦……”
天国之路 闲得无聊
“这个……”余七安沉吟了下,道:“他莫不是惹上了一位南疆的魂蛊师啊。”
“魂蛊师?”
师傅一如既往的没有让自己失望,李楚目光亮了起来。
“蛊师本就稀少,魂蛊一脉就更是稀罕了。由于这一脉过于诡异,当年在南疆还曾经惹得许多其他蛊师传承集体围剿,一度盛传这一脉已经断绝了。”
“但是呢……后来人们发现,应该还是有魂蛊师存活下来,并且修成了极高的道行。他在前些年回到过南疆,一一诛杀那些曾经围剿魂蛊师一脉的仇敌。由于手段太过奇谲,甚至直到他复仇结束,都没有人见过这位魂蛊师的样子。”
“寻常蛊师养蛊,不外乎是捕捉毒虫厮杀,通过这样残酷的手段抉出最强者为蛊。所以外界熟知的蛊师,大多是玩虫子的。”
“而魂蛊师……是以生魂养蛊!”
李楚皱起眉来。
这种事情,听起来就有些邪性。
“这种手段,理论上没有上限。据说古早年间,甚至有魂蛊师炼出‘仙人蛊’,即将陆地神仙的生魂炼化成掌中的魂蛊,在南疆大地称雄一时。”
炼仙人为蛊?
李楚小惊讶了下。
听起来就是好大的手笔。
“不过……”余七安皱眉想了半晌,喃喃道:“如今你们要对付这个魂蛊师也还未曾现身,不知他修为几何。且如果那刘夫人不是做梦,那多半就是被他派出的一些蛊虫生魂纠缠,旁人很难帮手。除非有什么办法能令那刘夫人的魂魄一夜壮大,或者……”
说着说着,他的眼中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了办法。
李楚静静等待着师傅的下文。
就见余七安重新露出了自信的捻须微笑,问道:“徒儿,你可曾听闻……”
“元神出窍?”


Copyright © 2021 政俐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